山东某某日用品生产有限公司

爱游戏在线登陆

爱游戏在线登陆:喜大普奔英国要实行四天工作制

点击:7 时间:2022-06-12

  爱游戏在线登陆:喜大普奔英国要实行四天工作制英国部分公司试行一周四天工作制,劳工阶层喜大普奔。中国网友开始阴阳怪气:「我们这里是 996 是福报,所以到底谁是资本主义?」

  这项试点计划是牛津大学、剑桥大学和美国波士顿学院联合组织的,大约有 70 家公司参与其中。

  具体内容是:每周工作四天,休息三天,工作时长缩短,但是工资不减,工作产出不减。说白了,就是用四天的时间干过去五天的活儿。

  这项试点计划的组织者认为,疫情之后,人们习惯了远程办公,都对回到办公室工作有点抵触,没有比现在更适合推行四天工作制了,这是自然而然的下一步。一周五天的工作已经不适合 21 世纪了。

  他们说,四天工作制是 三赢 的政策,员工、公司、都从中受益,还保护了环境。因为有「实证研究」:微软日本实行四天工作制后,生产力不但没有下降,反而上升了 39.9%,用电量下降了 23.1% ……

  还有冰岛、新西兰、西班牙的例子,都是「压倒性成功」,形势一片大好。他们的女「白左」总理开始向企业喊话:雇主应该考虑四天工作制,一周工作四天,或者一天只工作六小时,是我们的奋斗目标。

  既有劳工阶层的不断呼吁,又有顶级大学的实证研究,还有一帮「好心」的政客支持,好像没有不支持的道理。

  但是不要忘记,当年明尼苏达州议会,宣布每小时最低工资为 15 美元的时候,一众黑人劳工欢呼雀跃,唯独不见出钱的人的影子。

  而最近埃隆 · 马斯克要求,员工必须每周回到公司最少坐班 40 小时,被德国工会强烈反对。

  世界各国政客都以劳工阶层代言人的面目出现,团结大多数,是维护他们统治地位的必要手段。

  部分「知识分子」依附于权力而存在,担当塑造公众舆论的特殊使命。因为维持充满管制和干预的世界,对于保障他们优渥的生活和话语权,至关重要。

  所以你看他们杀起牛来,是毫不手软的。反正死的不是自己,代价不由自己承受,还能表演正义和道德,何乐而不为?

  答案很明显,企业是是企业主的,是股东的,唯独不是英国政府的,不是知识分子的,也不是劳动者的。

  把这种贪婪的想法付诸行动推动立法进程强制实施,以强权为后盾谋求不正当的利益,本质上就是抢劫。

  自己的财产自己说了不算,而是别人说了算。世界才会变成一个既没有自由,也没有道德的野蛮丛林。

  这帮看起来西装革履、带着金丝眼镜、文质彬彬的文化人,实际上是毫无财产权观念的 叫兽 ,他们对他人财产主张权利,满足自己的政治偏好,是慷他人之慨的流氓行径,是不断挑拨劳资关系的肮脏政治操弄。

  在他们的意识中,企业家都是嗜血狂魔,其财富和远见卓识与服务消费者的能力无关,都是源自于剥削,劳工阶层打土豪分田地具有天然的正义性。

  他们为什么不看看这个四天工作制中有一个吊诡的问题:既然四天就能完成五天的工作量,充分证明过去有很多员工在摸鱼,这是不是剥削老板?

  他们看似最关心劳工,实际上最看不起劳工。因为他们人不把劳动者当人看,认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对自己最有利,一切都要让他们来做主和安排。

  一个人在工作和休闲之间的选择,是主观的,当他能够获取更多的金钱收益时,他就愿意放弃休闲,因为那意味着今后更好的生活。

  他们还喜欢贪天功为己有。认为劳动者境况的改善,都是他们的功劳。实际上,劳动者休闲时间的增多,是市场经济的伟大成就。

  市场经济保障财产权,鼓励资本积累,推进技术进步,因此提升了劳动生产率,单位时间的产出更多了,收入更高了,所以才能够享受休闲而没有性命之虞。

  工作与休闲的时间,是由劳动生产率决定的。没有市场经济的环境,人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,永远处在工作状态,然而却食不果腹。

  当劳动生产率没有达到一定高度,却强制性规定工作和休闲时间,那就意味着变穷。

  劳动者地位的提升,也跟他们毫无关系。市场经济条件下,企业和劳动者之间,是契约关系,工作多长时间、工作条件如何,是双方在边际上选择的结果,没有任何一方强制另一方。

  劳动者不是被戴上镣铐和关进笼子的奴隶,他们会自主选择。他们甚至朝三暮四,只要有人开出更高的工资,炒老板的鱿鱼不带商量。

  劳动力是稀缺的,企业要竞争劳动者,就要开出更高的工资、创造更好的工作环境,否则劳动者就不来。

  是市场经济,以劳动者的生产力为评判标准,所有人以能力取胜,公平竞争,由此让劳工阶层摆脱了人身依附关系,不但实现了经济独立,也实现了人格独立。

  这些政客和知识分子,自己不生产一毛钱财富,没有给工人发过一分钱,只顾忘情地表演。

  至于这样做的经济后果是什么,到底对劳动者有利还是不利,从来不是他们的考虑范围。

  他们用蹩脚的「实证」研究结果「证明」:四天工作制并不会降低产出,反而实现了能源节约。

  但是,产出和利润,难道用些「合理」的、「客观」的数字,就可以计算出来吗?四天时间达到五天的产出,难道就是「产出最大化」?

  你怎么知道企业家的想法,又怎么知道消费者到底需要什么和需要多少?产出最大化,不是在现有资本结构下实现最大产能,而是以消费者需求为导向的生产结构的优化。

  一块深圳的农田,你的确可以计算出它亩产水稻的最大量,但是,它明明用来盖写字楼,也许就可以产生下一个腾讯,或者下一个大疆。产能远远高于水稻。

  能源最恰当的用途,不就是让企业生产、满足消费者需求用的吗?难道把能源全节约下来,让人们受穷、生活水平下降就好了?

  节约与否,是主观的事情,企业家有最大的动力去节约,而且该节约就节约,不该节约就不能节约,因为企业家要进行成本收益的计算,并不能用一个所谓的武断的节约指标来判定企业经营的成效。

  侵犯财产权,必然打击创造财富的积极性,使资本积累减少,技术进步变慢,企业减少,规模缩减;僵化的劳动关系,必然使企业用工成本提高,减少雇佣。

  企业和劳动者,是和平合作关系,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,他们之间不是对立的。

  企业好了,劳动者境况就变好;企业多了,都在竞争劳动者,劳动者的工资就高。

  在养尊处优的环境中纸上谈兵,打着关爱劳动者的旗号,干出来的都是让劳动者处境更差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