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某某日用品生产有限公司

爱游戏在线登陆

烧烤店外 起底“土豪”唐山

点击:3 时间:2022-06-19

  烧烤店外 起底“土豪”唐山这是个有着特殊气质的地方城市,它毗邻京津,享受过大干快上的政策红利;靠着丰富的矿产资源,在河北省内连年GDP排在首位,始终压过省会石家庄一头;它也在寻求传统产业转型,希望经济结构中多一些元素。但多年下来,它并未有太多变化。

  经济结构原因,一种这样的氛围笼罩着唐山的七百多万人口:矿上的豪车、劳作的工人、曹妃甸的油田钻井,以及那双看得见的手一度构成了这座城市的底色。

  唐山一度倾全城之力打造。非典肆虐的2003年,借助北京首钢搬迁至唐山的机会,曹妃甸被提上开发日程,并作为河北一号工程而备受瞩目。当地试图把曹妃甸造成集四大产业于一体的经济重镇,包括大码头、大钢铁、大化工、大电力,规划人口超100万。

  整个曹妃甸的吹沙填海工程成为彼时全国之最,放眼望去工地遍布,这也让曹妃甸获得“全国最大单体工地”称号。但开发过快,大批在建项目后来烂尾。

  曹妃甸成了产业转移的集中输出地。这个曾几乎荒无人烟的港湾,在短时间内,一跃成为唐山的经济动能。据河北商务厅2021全省经济开发区综合考核结果,在国家级及市管开发区分类中,曹妃甸综合排名第一,其有24项指标优于全省平均水平。

  自2004年后,唐山GDP反超省会石家庄,连续十几年位居河北第一。目前,唐山GDP8000亿元,比石家庄多近2000亿。省内其他地市也仅唐山的近1/2。

  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,唐山全市有771.8万人,十年常住人口增加了14万人。曹妃甸常住人口增加了10万人,全区常住人口有35.2万人,较上次人口普查增长近40%。在唐山整体10万元左右的人均GDP队列里,曹妃甸以20多万元连年居于全省范围区县第一。

  河北的人均GDP是4万元。同样十年时间,河北GDP总量从全国第六滑落到了第十二,人均GDP至倒数第五。唐山是当之无愧的火车头。

  曹妃甸15-59岁人口占全区总人口72%,整体的总人口性别比(以女性为100,男性对女性的比例)为119.05。十年前,该数值为134.45。截至2020年底,曹妃甸工业区的男女性别比为276.86:100,男性占工业区人口比重为73.46%。

  河北是一个高等院校相对稀少的省份,坐落保定的985、211高校华北电力,其隶属于北京的主校区华北电力大学,而河北唯一一所211院校河北工业大学,位于天津。作为给河北贡献1/5 GDP的唐山,高等教育资源则也主要集中在了曹妃甸。

  唐山只有一所省属大学。而且,以近些年唐山处在对外流出的人口状况看,从大学城走出的毕业生们,恐怕并没有被有效吸纳与消化。高校资源对区域经济支撑有限。劳动密集型的产业结构也发挥着作用。

  全省范围看,各地市每10万人中受教育程度,唐山大学(大专及以上)人口1.44万人,低于石家庄的2.07万,同时也低于GDP与人口均远低于唐山的秦皇岛和廊坊,位列河北第四。唐山15岁及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也位列第四,公共教育支出占GDP 比重在2%上下。

  2005-2015年,算是煤炭和钢铁的黄金十年。2016年,河北发布去产能方案。据《工人日报》报道,当时供职钢厂的工人称,唐山的日子似乎“没有儿时印象中那么‘豪’了。那会儿,每个月钱都剩不下,不过,因为收入不错,月月有发,所以花光了也不担心。”

  区位上来讲,唐山背靠渤海湾,毗邻京津。某种程度上,它受京津的影响甚于河北,包括经济、交通、住房、工作、居民心态等。于2015年正式落地的京津冀一体化,其最初的发端则是原国家计委牵头编写的《京津唐地区国土规划》。唐山的区位优势由此可见。

  京津冀一体化后,河北多地都在着力打造“环首都经济圈”。不过,唐山2015年时的住宅均价不到6000元/平米,在省内各地级市中排第五位。唐山房市升温是在2009年左右,绿城、万科、华润等一批大牌房企入驻,至2012年住宅成交量达到历史高位。

  这其中有一个背景是,2008年前后,河北省提出城市建设“一年一个样,三年大变样”,唐山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危旧平房改造工程。

  当时,唐山也出现了一批烂尾楼。2012年后的几年,唐山开始消化房企留下的大量库存。从2018年开始,唐山楼市再次爬升,直到2020年。

  这当中的一个疑问是,在人口不断外流的唐山,以产业工人和国企事业单位为主的居民结构下,买房的生活刚需和投资置业的属性各占几成?

  按经济学家钱纳里所提出的工业化阶段理论,唐山2008年时的6800多万(美元)人均GDP,所对应的已经是后工业化,甚至接近工业现代化阶段。钱纳里认为,当居民收入增加,会引发市场需求变动,由此带来城市化及产业结构转型。唐山2010年的城镇化率为50.9%,之后每年以1%-1.5%的幅度增长,其经济水平与城市化发展并不协调。

  在国营单位与钢铁业飞速发展的数十年时间里,唐山有一批中坚力量大踏步崛起。他们享受到了时代的红利。口袋也肉眼可见鼓了起来。

  上述《京津唐地区国土规划》最终虽未实施,但它的核心是将京津唐作为整体,围绕工业和交通进行布局。“布局”二字也反映了一定的计划经济色彩。

  不只唐山。相对于协同发展水平较高的珠三角及长三角地区,整个京津冀地区的市场化发展程度都明显较低。国有经济仍占主导地位,转型难,产业转移也存在困难。区域内经济行为带有政府行为特征,政府对企业控制力较强,知名大型民企较少,其市场力量较难打破区域间利益分割的限制,资金、技术、信息等生产要素难以形成自由流动的区域市场。

  而市场化偏低,规则与契约意识较为淡化,也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民众思维与行为习惯、权力情节,职能机构行政作风及效率等。据《唐山统计年鉴》,唐山财政支出总规模从2017年的192.94亿元增至662.63亿元,涨幅三倍多,其中公共服务及安全支出总量增加一倍多。

  公共服务及安全支出主要涉及一般公共服务和公共安全两方面,是政府财政用于机关单位、外事机构、监狱以及公检法等行使职能所需的费用支出,具有公共性,属纯消耗性支出。

  2007年时,唐山公共服务及安全支出占总支出的1/4以上,达26.03%,到2019年降为15.4%。放到全省范围看,河北省公共财政支出占比高点时约18%,近年在14%-14.5%区间。

  综合世界范围内发展经验,科研开发经费占GDP比重1%-2%的地区或国家,具有一定创新能力;超过2%的创新力较强并发展较好,低于1%的则缺乏创新能力与竞争力。

  大资本与劳动密集型产业,也影响着当地的就业与人员结构。截至2021年,除高端装备制造业占比约13%外,钢铁之外的其他产业还未形成规模。

  无论是对于城镇内的原住民,从农村迁移而来的城市化居民、外来人口,还是在此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新生代,以工业、能源并与此相围绕的交通运输等为营收支柱的唐山,男性都占据着一定主导地位,同时体制外与体制内相互渗透难度较大。

  在房地产以及城市化高速推进的几年里,唐山也经历了大刀阔斧的拆改建等。2021年,唐山市政府工作报告中称,改造棚户区8个、城中村31个、老旧小区221个。2020年,唐山在河北省生态文明建设暨乡村治理、老旧小区改造等项目综合考评中位列第一。

  这个曾被地震夷为平地的城市,它在改革开放后四十年重新崛起,但它并未步履矫健地走出一条市场化之路。某种程度上说,这是一座新的城市,但也是一座老之又老的城市。